感觉最近几年离开世界的亲戚有点多,才知也许是最近这几年时间过得太快,亦或其他缘故。四年前外婆的离开当时有点难以接受,总感觉外婆在自己心中一直是那个和蔼的外婆;外婆离世前,大舅也患病不治;今年妻子的奶奶也已经离世,虽然她老人家在我心中的印象还是四年前我和妻子结婚时的那个能独自过马路,从她三儿子家到二儿子家来回自如的那个奶奶。

大姨爹在前天离开了这个世界,他是如何离开的,离开时有可能在想什么,我无从得知,只能感叹时光飞逝,任何人,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在人类社会前进的车轮面前,一切的一切,都不过是过眼云烟,最终结局都只是什么也不是,只是存在中的存在。
上次大姨爹来我工作地玩的场景历历在目,一路上言语不多,但脑子还是非常清晰好使,那时刚买房,经济压力有点大,所以对一辈子也就来玩了一次的姨爹们来说,实在是招待不周,心中一直充满愧疚。原本打算今年回去一定去巫溪好好陪陪大姨爹说说话,可总是有诸多借口:二孩即将降临,又面临着换房,工作上刚刚加薪应该努力工作。后两点在我人生中实在不是什么大事,但其中的一些事情似乎除了自己难以找到替代者,毕竟,也得对自己的家庭负责。
还记得几年前外婆过世时,大姨爹独自一人从巫溪来到新阳,也是精神健硕,未见身体异常,但现在一想,转眼也已经过去了四年。
去年回云阳的时候去了一趟巫溪,但也许是由于和舅舅们一起去的缘故,每个人心中的想法不一样,所以并没有来得及和大姨爹多说上几句,实在遗憾。
虽然我在巫溪只过了半年的学习生活,但姨爹在我心中的印象还是非常深刻的。他是知识分子人士,对社会和任何亲戚来说都是一直在付出,但可能不是每个人都能深深的感受到。他很乐意将他的财富、他的知识、他的经验都毫无保留的传递给任何人,尤其是亲戚。
也许是最近几年都在一直留意着身边亲朋家小孩的出生,每个人都会对新生命的诞生充满希望,其实同时也在发生的还有我们每个人也都在慢慢的老去,地球上没有人能长生不老,几年、几十年、一个甲子都不是特别漫长。
昨天早晨有同事微信朋友圈发似乎某领域名人离别的消息,一开始并未留意,后来才得知是林肯公园主唱在家中自缢身亡,年仅41岁。此消息一下把我的记忆拉回了2015年林肯公园在北京的演唱会情景,当时我在位于海淀区六环的单位出差,一来进市区实在不容易,二来可能还是舍不得钱,所以并没有去现场感受林肯公园公园在北京演唱会的情景,可是没想到至今时间已经过了两年。
正如微信群里面有亲戚提到“油尽灯枯”,也许大姨爹的离开只是大自然的一个正常的反应而已。愿大姨爹安息。
要是真的能有下辈子的话,真希望能再次得到大姨爹的谆谆教诲,同时也希望大姨爹能尽量少饮酒,其实消愁的方法有很多,酒精真不是个好东西。

怀恋大姨爹





发表评论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