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觉很少有人能走出自己的既定思维。

一,于文化,有人只上到高中,他身边的大部分人也就这个学历,他会认为,上大学的并不是大多数,这不,我身边这么多高中生嘛,大家不也过得挺好的嘛。正如我,一介破小本,很多时候都认为自己是学历算高的,真是贻笑大方。

二,于财富,月薪一万的人会认为,我现在都一万多一个月了,在过去那可是万元富,我不缺吃不缺穿,每个月还有五位数进账,我应该知足了,毕竟超过我的只是[……]

阅读全文

scp 是通过ssh协议传输数据,如果是想传输一个很大的数据,这几天我就遇到过,一个tar包,400G左右,通过scp拷贝时,有可能遇到服务器断电什么的悲剧问题,那么类似scp拷贝的另一个命令 rsync就可以实现意外中断后,下次继续传,命令如下:

rsync -P –rsh=ssh home.tar 192.168.205.34:/home/home.tar

-P: 是包含了 “–[……]

阅读全文

儿子妈带着姐姐去学钢琴了,留下儿子和我在家。剥完柚子给儿子吃后,儿子主动吃完碗里面的饭和汤;还将之前打乱在玩具房的一堆乱玩具收拾到收纳箱;把桌子上所有的碗筷盘子收拾到洗碗槽。然后我答应儿子我可以抹桌子。

儿子也是为了去投影仪能看到电视以外的动画片,我答应过他,只要不跟着姐姐去,就可以给他看动画片。我兑现了承诺。他看完两话后,他还希望能玩一会儿再去睡觉,我答应了。大概5分钟后,我告诉他睡觉的时[……]

阅读全文

此次广州差旅,看似和之前的各次差旅并无异样。但于私,我内心还是挺有感触的,主要是因为见到了人生中自认为比较尊崇的两个人,虽然都只是普通平常人。也许如她所说,“你想太多了”。

想太多

智能手机时代实在可怕,资讯平台在很多时候能精准推送我的所想了。再一次看到关于空间的文章《太阳系中不可思议的10大真相,你都知道吗?》,改了张清晰的微信头像,以描述出自己或者说我们所在的地球的渺小。很害怕去思[……]

阅读全文

转:https://blog.51cto.com/u_15127583/2669805

http://cache.baiducontent.com/c?m=RuEnJQjlmPrNzhmy-wK2qbl1N9mO8RkuSLJeotH8Z2nuo2exRhV3Ddqzuz_ahK8qoKUPJ6guAGBupQCWTciZHTGIizfC1KYNCJ2_iN_8r3oildJf25ql8Eo[……]

阅读全文

很多时候,无论教育行业从业者还是一个培训机构的非教育工作者,一提到小孩的教育,最先拉出来说的一定是家庭教育。作为父亲的我深感责任重大。

最近在教女儿一些基础的英语,本身我非常不善于传帮带(这也是我当年坚决不考师范院校的原因),但是自己最爱的女儿,怎么样都想她以后能在社会上挺胸抬头做人做事,所以努力学习是青少童年时代必不可少的环节。

花花

现在小孩各方面条件明显比20世纪80年代出[……]

阅读全文

重温:《上帝所给予你的所有痛苦都是你能够承受的》
“生活就是这样,有时总会和你开个玩笑”

艰难的庚子年已经接近尾声,牛气冲天的辛丑年即将到来,平时想到太多太多,真正年尾打算写点什么还是脑子一片空白。

2020年实在过得太快,日历还没有怎么来得及翻,就已经翻完了,正如《战争之王》中凯奇所说,第一次卖军火就像第一次ML,还没有来得及感受就已经结束了。是的,我想,在寰宇万物中,没有什么能打败时间。

小朋友在成长,大朋友在成熟,老朋友在变老。网上看到95后都已经被00后叫老阿姨了,[……]

阅读全文

如果尖锐的批评完全消失,温和的批评将会变得刺耳。如果温和的批评也不被允许,沉默将被认为居心叵测。如果沉默也不再允许,赞扬不够卖力将是一种罪行。如果只允许一种声音存在,那么,唯一存在的那个声音就是谎言。

这款小车很适合上班和买菜,轻便,还能稍俩娃。我们没有那么大的个子,何必人人都要开一辆全尺寸SUV。

一路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