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广州差旅,看似和之前的各次差旅并无异样。但于私,我内心还是挺有感触的,主要是因为见到了人生中自认为比较尊崇的两个人,虽然都只是普通平常人。也许如她所说,“你想太多了”。

想太多

智能手机时代实在可怕,资讯平台在很多时候能精准推送我的所想了。再一次看到关于空间的文章《太阳系中不可思议的10大真相,你都知道吗?》,改了张清晰的微信头像,以描述出自己或者说我们所在的地球的渺小。很害怕去思考诸如土星环,冥王星,太阳系,银河,有没有宇宙之外的问题,一旦想这些,有种脑子要爆炸的感觉。除了空间,有时看到现在之前的太多年份的描述,经常想到现在之后的几百几千几万年后,这个世界会是什么样子,有些恐惧。看着小孩不断的茁壮成长,不得不承认,自己在快速的老去。都说我们每个人生活的终极目标就是极速奔跑着走向坟墓,看着自己小孩全世界最可爱的样子,脑海里有时候就会在想象,自己即将最后闭眼时,能出现在我眼前的会有我的小孩吗?会只有我的小孩吗?自己给自己总结,也许是我真的想多了,或者夸夸自己的说,我对时间和空间的想象超出了我的知识认知。

她——XY

  • 希望见到她

一直心心念念的想到好想见她一面,好好聊聊天,这次终于实现了,感恩。多年前有时生病,就担心要是自己某天重症离开,没啥事业的我还有什么心愿的话,那就是好希望能见她一面。但又想,人家凭什么要来见我?正如2007年在广州刚参加工作不久,就曾经试图联系她,想聊聊天,被拒。她给我说没啥好聊的,我们见面无外乎就是各自聊各自的工作,顿时我真的感觉说到了当时我的心里,除了这些我还能做什么呢?还能说什么呢。后来就重重的把此时放入了心底。

直到最近几年,脑海里还是忍不住浮现出她以及曾经“美好的回忆”。有了微信,忘记了是通过什么渠道加上的微信,反正她通过了,感恩。似乎是以前开心网找到的她,然后存下了她在开心网上留的的手机号,后来通过手机号加的。刚开始她发朋友圈我会经常去点赞or评论,后来发现她朋友圈把我屏蔽了,也许是她觉得家人看到不好or我评论了什么不必要的一些言语。再过很长时日,我再次简单寒暄后,她才打开她朋友圈与我,我再也没有评论和点赞。

时间回到去年,长期两点一线的上班,在小小办公位上,时常忍不住想起,然后试图微信聊聊,当然我没有想到自己会发一些自己家庭的事情给她,实属不该,抱歉。

  • 实现见到她

这次,借着出差,再次联系,当然并没有报希望她会答应见我。后来我定好时间地点,她居然应允,很是欣慰。但作为成年人,我知道自己一定要表现出应有的镇静。我们一起聊了近3小时,再次感恩。看上去她过得很不错,工作离家很近,家庭完全不用操心,工作单位也是绝对稳定的大国企,也许绝大多数人都觉得我该为她感到开心,诚然我也应该是。20来年,她兢兢业业的工作,开开心心的生活,有如此美好的工作和家庭,人生难得不应该如此吗?但人生真的应该如此吗?也许正如她所言,男与女想的不一样。也许是吧。

  • 人就不能回忆?

但我不这样认为,她(准确的说是那时的她)在我心中已经被神化,那段时间一定是鄙人这一粒尘埃此时永远无法忘记的美好回忆。实在无法想象为什么一位19岁的女孩会对一位身材不高,长相不帅,成绩一般,家庭条件比她差太多,更重要的是,极其自我和极度自私的我做出对我那些毫无求任何回报,发自内心的爱(我参加工作后才知那是比母亲还爱的一个女孩在爱我)。当然,后来我也永远不会遇到这样的人(神),因为那真的是一个美好的回忆。

她愿意在没有任何气氛烘托好不害羞的专门为我清唱《天使与海豚》(想到这个,我一个在出差回深的火车上,眼里泛起了泪珠。似乎她就是我心中的天使,而我配做那只海豚吗?

她愿意把她母亲辛苦给她做的八宝粥带到学校宿舍楼下静静的等待我起床,然后和我一起去食堂分享她的早餐,还向她母亲谎称自己只是想带去学校食堂吃早餐。以至于宿舍靠窗的舍友每次起床都会发现楼下窗外有个女孩在那傻傻静静的等我一起早餐。

她愿意在我因为一点点琐事把送给她的crystal在我连续三次从二楼扔到窗外三次后再去奇迹般的找回来。现在回想,那时的我真不配她。

她愿意主动打听我生日后在我生日送我一条围巾,并主动希望我能在她生日送她一双红手套。我为什么就不能主动想到这些?

当然,每次吃饭,她都会主动的和我在一起,甚至认真的看着我吃饭。而我呢,似乎是出于害羞(自私),一直只想承认我们之间只是同学。

记得在有一次物理课后,她说她肚子疼想请假,我当时极其不理解,下一节是那么重要的英语课怎么能请假呢,况且很快就要高考了,别说我自己不愿意请假陪她回家,我都不希望她请假。那时我当然不知道她是因为女生的事情必须请假。后来物理老师还拿出50元让她打车,顿时我那小肚心肠也表现无疑,在想物理老师是不是喜欢她,表现出了一丝生气。当然后来我还是陪着她回家了,在路上,她给我强调她似乎曾经到路边的一个某生殖医院看过,我当然没有想到她也许是在暗示我她肚子疼是因为女孩子亲戚来了。

更有甚者,有一次我数学考了高分,试卷和成绩她比我先知道,然后拿走了我的试卷,而我装作不敢相信自己的高分,一直想从她手中拿回试卷,她故意表现出不愿意轻易给我。在一起走过一个小悬崖时,我竟然不小心把她推下去了,还没有第一时间下去拉她,现在回想,那时的自己真不是个东西。除了无知、自私、不是人等等,实在找不到其他词语形容自己。

我母亲在学校食堂打工,不小心划到在地摔伤,她也是第一时间带水果去看望。感恩。而我母亲面对我们只会一个劲的在她面前称赞我的好。

后来毕业后,还有交往,但我也并不知道付出爱与她。她到我家破烂的出租屋,我只会小炒土豆,也许多半未熟,被她称赞为“洋芋大餐”。

她很乐意跟我分享她的一切,她的最好的两个闺蜜——虽然两个闺蜜从一开始就很不希望她和自私的我在一起——以及她的亲戚杨叙亚、她家的狗狗财来的一些趣事。

有时又经常想起,我们高中三年,虽为同班同学,但没有任何交集,后来为何还能短暂的走到一起?那是因为高三她坐我前面,我们都在后面两排座位,时不时会聊天,后来高三毕业,也许是我们都考得不如意吧,就彼此留下了家里的电话号码,当然那时的我不敢给她家打电话,一般都是守在自家电话机旁边,很是期待能传来电话铃声找我的。记得有一次是我妈接的电话,说有人找我,假装奇怪,怎么会有人找我,心里当然我一万个兴奋。再她送给我一张卡片,大概写着“你帅你帅,头顶一颗白菜……”,那时常被我妈拿来开心的取笑我。然后都默契的选择了复读,自己选座位,毫无疑问她主动选择了坐我前面。

后来复读毕业后,大家都考上了彼此心仪的学校,那时的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想办法和她考同一个地方的学校,真是自私。上大学后,我比较孤独,心里只能想到她,就经常给她打电话,当然经常打扰到她。后来我就生气了,也说了太多太伤她心的话,但她都默默的放在了心里。后来我给她写信,她给我回信,就是很决绝的认为我们不要联系了,信纸上带着不少眼泪的痕迹。那封信基本保存到了我参加工作后几年,后来由于父母多次搬家,似乎早已不知去处,当然也许还存着衣柜的某个角落。但围巾应该还在。后来我就交了女朋友,也就没有再去多想。但是那时和女朋友闹矛盾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曾经的她,以至于我把她讲给我大学室友听时,总被室友说还藕断丝连。当然,室友都知道她的名字,以及在我心中还一直存着这她。

  • 命运是最好的安排

按照她的描述,她现在是无比幸福的。皮肤几乎没有变化,脸有丝微的变化,身材保持得很好。应该主要还是她心态很好吧。

她更多的还是愿意跟我聊起她工作和现在的生活,而坚决不想以任何形式任何心态去提起任何过去的事情。我也不想让她难受,感觉到和我聊天还有压力,所以也就尽量少提吧。而我对她工作其实并不是特别感兴趣,我只是对我们曾经共同的美好时光感兴趣。当然我们也在育儿和教育上不少共同话题,现在虽然我有时不同意她的观点,但我还是会很乐意的附和着她,因为毕竟,她愿意和我聊天都是我莫大的荣幸。

但我经常想,如果我真和她结婚后在一起,她可能不会幸福,因为我自己都感觉自己并不幸福——能力和自己的欲望相差太大——也许她从小就是希望能过一个安稳、正常的日子。但我能看出来她父亲对她的望女成凤。抛去这些,在我眼中,她应该是一个文字功底很强的人,应该从事大力发挥自己的中文优势的工作,但是她大学和专业都是港、航、船相关的工程类工作。这20来年,我经历过还是蛮多,工作(自己并不怎么喜欢的事情)、自己的爱好(副业)、结婚生子、几乎一个人担起的从0开始的多次买卖房和车等、从事过不同种类的工作(包括研发、支持、管理等),我对自己的经历无悔。她一直在体制内,她也很乐在其中。祝福她。俗话说,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德五读书六名七相八敬鬼神九交贵人十修身,似乎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但是我还是很享受和她在一起聊天的时光,很希望以后还能有机会。

以前工作时的领导

还见到了以前工作时的领导,由于工作关系,我们前后交流总共就几句话,但还是能感受出他对工作的那种认真负责和执着。虽然那时就听说他毕业于名校少年班,家庭条件也是相当殷实。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追求,也许有的人就是认真对待工作,有的人仅仅是为了去追求财富,有的人仅仅是为了追求满足自己的控制欲,有的人就是为了追求享乐,有的人是为了追求名垂青史。当时也是带着我手把手的做好工作,每次下班都几乎是最后一个离开,以至于他结婚后妻子生小孩时,他还在外面出差兢兢业业的加班,周末也是一定在工作。这次听说他几乎不会和供应商在外面聚餐,和其他同事形成了对比。真心希望前领导能辉煌腾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ost Navigation

一路走来